欢迎访问中邮蒲公英官方网站!  400-0177050
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最新课程 专家智库 经典分享 专家访谈 经济管理 中华优秀传统文化 红色领导力 女性与亲子教育 在线报名
中邮蒲公英
关于我们
专家团队
联系我们
专家访谈 您当前位置:中邮蒲公英 >> 专家访谈 >> 浏览文章

我为什么能投中蔚来、摩拜等明星项目

我为什么能投中蔚来、摩拜等明星项目

估值200亿人民币的蔚来汽车、估值超过100亿人民币的摩拜单车,以及只用500天就从零做到400亿人民币的神州优车,让站在它们背后共同的投资人刘二海受到了比以前更多的关注。

2015年4月,刘二海创建了愉悦资本,这是一家专注于早期创业与创新领域的风险投资基金。此时,刘二海已经在风险投资行业浸淫12年,先后投出了易车、人人、智联招聘、神州租车、创梦天地、天神娱乐等独角兽级别的公司,此外,途虎养车、小猪短租、优信拍、乐元素等项目也均是其所在行业的翘楚。

愉悦资本目前管理着3亿美元规模的基金,投资了不到30家企业。在基金行业,基金管理规模和投资企业数量都是判断基金的重要指标,但刘二海却更看重基金给LP带来的整体回报、给创业者带来的持续支持,以及与企业家们建立起的信任。

“绝对数量当然是个指标,但就像我们判断创业企业的商业模式必须要创造价值一样,你作为一支风险投资基金,也必须要给出资人创造价值、给创业者带来价值。这才是投资人安身立命的根本。”刘二海告诉网易聚焦。

在外界看来,投资就像买彩票,所以也才有曾经的全民搞私募、人人皆天使的现象。“押中”独角兽是每一个投资人都梦寐以求的事情。刘二海认为自己如此幸运”,是得益于他的一套投资方法论。

“坚持根据地投资策略”、“喜欢有经历的创业者”、“帮助企业在关键节点做正确决策”、“站在企业家身后并尊重企业家”、“持续地、坚定地支持企业家”……在接受网易聚焦专访时,刘二海这样解释自己的投资策略和喜好,以及他主张的投资人和创业者之间的关系

“关于‘投资根据地’这个提法,我们从2005年开始就在持续研究,有人脉有理解力。如果之前对这个事没什么了解、你说你拿到项目就能判断特别准确,以此说是‘金手指’,这不大现实,长期看也比较可怕。”。

“一个人的认知和精力毕竟是有限的,首先,你必须保证系统性思考中长期策略的时间和精力;其次,既然投了就得为项目操心,你投一大堆项目,精力势必会分散,在每个项目上的投入也会减少——对投资人来说,一个项目失败了,下一个项目没准就成了,但对于创业者来说,每个项目都是他和创业团队的身家性命。所以,我们会选择优秀的企业家和创业项目,一旦投入,就长期、持续地支持。从A轮、甚至更早期投入,一直投到公司上市,甚至企业家开创新的事业,也继续支持,这是我们的风格。”

当然,就算投中了神州优车、蔚来汽车和摩拜单车这样的明星项目,刘二海也没法一劳永逸。他说:“投出来一两个好项目,赚一两亿美金,可能是容易的,但难就难在一两个项目解决不了问题,一只基金整体有几倍的回报其实是很难的事。”为了把握未来的投资机会,刘二海提出了“五种机会”和“四个维度”理论,并总结出了“美国的高科技和传统行业结构更像披萨饼,中国更像千层饼”这样的描述。

但刘二海也深知,“没有一个原理可以永远通用,你要不断打仗、不断总结、不断调整。”“要在战争中学习战争。”

以下为专访刘二海的实录:

坚持根据地投资

记者:愉悦资本成立两年多了,现在的发展状况怎么样?

刘二海:我们还是小团队运作,一共16个人,包括4个合伙人、3个投资经理。VC行业本身不是个规模经济化的行业,很少见超过100人的团队,因为人多了以后,分钱不太好分,沟通成本太高。所以,愉悦资本希望控制人数。

我们创建时募集了一期美元基金加一期人民币基金一共3亿美元,过去两年,投了不到30家企业。在投资策略上,老的领域继续扩张,新的领域正在建立,前沿领域也在关注。老的领域,比如说车,我们投了神州租车、神州专车、蔚来汽车、摩拜单车、途虎养车、优信二手车;新的领域,比如分享经济、智能互联网,我们投了小猪短租、蛋壳公寓、梦想加、天使之橙;前沿领域,我们会关注技术带来的变化,比如在支付、视频、食品等行业。

记者:如何选中蔚来汽车、摩拜单车这样的明星项目?

刘二海我们坚持根据地投资策略”,形成一个根据地有三个条件:一是领域非常广阔,可以做很多投资;二是要有核心项目,在行业里数一数二;三是要有人脉和理解力。具备这三个条件,接触到好项目的几率就会比较大,因为别人会主动向你推荐。

比如摩拜,是我和李斌(易车、蔚来汽车、摩拜单车董事长)聊别的事情时他提起来的。李斌说这个创意很好,“要不你去看看”。我当时最担心的问题是:车会不会丢?李斌说每辆车上都有GPS,我才有了点信心。对于共享单车来说,GPS就像是黑夜里的路灯,可以警示用户、减少犯罪率。

每个项目都会有自己的核心价值创造点。摩拜的价值点主要是智能化的车和锁;小猪短租的价值点是用户体验;途虎养车是模式上的创新。一旦想清楚之后,你出手就不会犹豫。虽然也有可能会输,但长期跟踪行业会让你理解很深、能观察到任何风吹草动。

记者:喜欢什么类型的创业者?

刘二海我们最喜欢有经历的创业者。他们经历过波折或者失败,不会认为前面都是平坦大道,走得比较谨慎。创业会经过很多坑,出问题很正常,创业者在心理上一定要能够承受住。

我们也会从“一横一竖”的角度去研究企业和企业家。一横指的是产业价值链中你的位置,实际上是模式;一竖是竞争,你是不是比别人强。

记者:愉悦资本在投后服务方面有哪些理念?

刘二海我们希望帮助企业家在关键节点上做正确决策,当然要先跟他们建立信任关系。比如摩拜单车刚推出时,大家的反响非常好,但也有人反映车子重,另外当时我们的制造成本偏高、这就影响了铺量的速度。后来大家开会讨论,作为董事,我们肯定也扮演重要角色,一起决策推动了摩拜Lite版的推出。

什么是关键节点呢?优信当年做二手车拍卖,一开始收费挺贵,量增长得比较慢。要不要通过降低费率把量做上去?这是非常关键的节点;去年途虎养车要进行新一轮融资,到了当时的体量,我们认为高盛、百度这个级别的投资人对途虎未来的发展能带来更大的价值,于是就介绍双方、推动了一轮10亿人民币的融资,这也是非常关键的节点;摩拜C轮融资一启动,我们就开始找PE,因为当时竞争在加剧,再找VC投个一两千万已经没用了,这也是融资策略上的一个重要变化。在这些关键节点,跟企业家怎么建立信任,帮助他们做正确决策,是非常重要的。

看好共享经济

记者:愉悦资本成立两年了,有哪些新的方法论和感受?

刘二海:做投资特别有意思的地方在于,你可以跟着一些企业家成长而成长,你会从他们身上感受到变化、创造的力量。他们原来可能就是一个有梦想的普通人,但是几年之后,变成非常了不起的企业家。这个过程,可以让我们对于企业如何成长、什么样的企业家更有机会、哪些问题要避免,有一些规律性的认识。

我们讲根据地投资,讲一横一竖,这也让我们分清了自己和创业者之间的关系。有时候你投一两个好项目,赚一两亿美金,可能是容易的,但难就难在一两个项目解决不了问题,你要让一只基金整体有几倍的回报很难。

当然,做好投资需要对中国商业上的机会进行把握。我们提出了五种机会、四个维度。五种机会包括典型的硅谷模式——纯粹的新技术公司、基于行业的科技公司、产品公司吸纳高科技、服务公司吸纳高科技、以及新模式;四个维度包括社会、产业、技术、模式。不同行业的成功要素会不一样,所以有了“美国的高科技和传统行业之间的结构更像披萨饼,中国更像千层饼”这样的描述。这是一个逐渐积累的过程,每一次都有新的理解。

创业两年以来,最大的体会是程序简单了很多,激励更加到位,决策效率也会提高。

记者:今年以来,共享概念持续火热,出现了共享充电宝、共享衣服、共享篮球、共享雨伞等概念,你如何看待这股浪潮?

刘二海:共享是个很好的概念。其实共享有两种,一种是产能端的共享,另一种是服务端的共享。当然,还会有新的共享模式冒出来,比如硅谷有一家公司叫TaskRabbit,通过软件把人积攒起来,去给别人干活。

共享经济我们已经投了好几家,也正在研究新的机会。作为主投A/B的VC在做决策时候,我们一定要会考虑投资之后这个市场要成为非常大的市场,它才有投资价值。

记者:你认为共享单车和网约车行业接下来会如何发展?

刘二海:共享单车有四个阶段:有车骑、骑得好、效率高、能增值。我认为现在在第二和第三阶段,有车骑和骑得好之后,整体效率要高,接下来要考虑怎么赚钱。

受政策影响,网约车会成为一个比出租车定位更高一点的行业,会成为一个偏补充的部分。

在战争中学习战争

记者:有的投资人会非常高调地为项目站台,有的投资人喜欢默默站在幕后。你倾向于做哪一种?

刘二海:我觉得还是应该以企业家为主。投资人更多是在背后,在关键的事情上起辅助作用,因为这是企业家主导的事情。所以在宣传上,所有的事情都应该是企业家去宣传。当然,有人会说:我也要到前台去表演一下。但我们不喜欢这样,事业是人家企业家干成的。

黑泽明导演的《七武士》位列“日本100部好电影”第一,讲的是日本战国时代,农民经常受山贼袭扰,想找武士来帮助消灭山贼。当时农民的社会地位最低,而武士处于最高阶层。一番周折之后,农民还是找来了七个武士帮忙,武士教农民组成小分队,构筑工事,用竹竿围攻骑马的山贼,终于消灭了山贼。最后的镜头是,农民唱着劳动号子,在农田里插秧,村庄恢复了平静生活。带头的武士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:武士不是最后的赢家,农民是。

这部电影给我的感受是:投资人不是最后的大赢家,创业者才是。我们只是赚了点钱而已,而创业者成就的是自己的事业、拥有平台、赚了更多的钱,为社会做了更大的贡献。

投资人应该谨慎使用自己的影响力,说的不一定对的时候,最好创造一个弹性空间,跟企业家讨论的空间,而不是命令、指导。因为你不一定全对,应该在讨论中让答案自然走出来,最终让企业家做决定。

记者:和企业家观点不一致时怎么办?

刘二海:举个例子,我们投了易车和神州,当年易车要做汽车俱乐部,神州也想做汽车俱乐部。如果当时我跟李斌说,你能不能甭搞这个?李斌可能会想——是不是我投了神州,才不想让他做这个?后来李斌做了,一段时间后我们复盘一下,发现发展得不太好,然后他就不搞了。这就是“让答案自然走出来”,企业家做这个决定一定有站在他那个位置的思考和想法,投资人并不总是正确的。

投资人要充分尊重企业家,意见不一致的时候,要采取一定方法,让他在一定程度内去尝试。千万不要说,这事儿不行那事儿不行,毕竟这是他企业家负责的事情。

优信当年融资,美国最大的二手车拍卖公司美瀚(Manheim)想投接近二十个点,我们当时有个条件——不能给否决权。但是到了最后一分钟,他们还坚持要否决权,所以没做成。即便到了谈判的最后一刻,我们内部的看法还是一致的——不能给否决权。投资人和企业家之间形成讨论的氛围和习惯很重要,每个人充分表达自己的观点、分析利弊,把这个问题讨论清楚。

我们很少采取这样的方式——我提个方案,你们看看有没有意见,没有就按我的办。这不是工作的方式。如果投资人把自己摆得很高,上来就是投票、站队、政治化,那董事会就没法走下去了。

记者:你认为自己性格上最大的特点是什么?

刘二海:对别人真心好。不是说咱不会“术”,也不是没有办法,而是从内心深处真心对别人好。比如企业家赚到钱,我心里很开心,不会因为赚的比我多就去嫉妒他。总不能比尔·盖茨赚了钱你高兴,你朋友赚了钱你不开心吧?

记者:生活中你是个喜欢冒险的人吗?

刘二海:有一年我去普林斯顿,非常偶然地去参观了一个爱因斯坦家具展,里面有各种各样的家具,也有很多爱因斯坦的话。有一段话我印象深刻:爱因斯坦说自己业余时间从来不参与耗费智力的活动。我觉得我和他一样,平时想了太多事,冒了太多险,非常纠结地做各种决策,所以生活中大部分时间选择轻松的活动。


李斌以前喜欢爬山,什么山都爬,现在也不爬了。因为工作中的山更多。

记者:有没有商业偶像?

刘二海:我从很多人身上学到很多知识。比如沃伦·巴菲特、查理·芒格、史蒂夫·乔布斯,这些人非常有智慧,当然中国人有中国人的智慧。

你学到的东西,在应用的时候要跟实际情况结合起来,而不是教条地去做。要在战争中学习战争,因为战争本身的不确定性极强,没有一个原理可以通用,你要不断打仗、不断总结、不断调整。核心是要回归到事情的本源,赢是怎么赢的,输是怎么输的,这是挺重要的一件事。


版权所有:中邮蒲公英 www.zypgy.com    咨询热线:400-0177050     QQ:139123009